铜市:等待消费“东风”来

  振幅加大


  近期投资者看好情绪有所消退,加上下游消费复苏推迟,沪铜期货主力合约回调后呈现振荡走势。增值税降税将于4月1日执行,沪铜期货因此波动加剧,重回近弱远强结构,下游接货动力表现不足。
  刺激政策短时间难见成效
  宏观方面,近期出炉的数据不尽如人意。经济数据显示,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7030亿元,比上年同期少4847亿元。截至2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05.68万亿元,同比增长10.1%。对比1月的经济数据,社融规模增量高达4.64万亿元,同比多增1.56万亿元,2月经济数据大大低于预测期望,同比增速拐头向下,社融结构也未出现好转。总体上看,中国刺激政策难以短时间见效。而中美贸易的互动也将长线影响商品市场。
  供给方面,近期境外矿山干扰频出,嘉能可计划削减其刚果Mutanda铜钴矿产量, Mutanda是其当地最大的铜钴矿之一,铜钴产量分别为19.9万吨、2.7万吨,叠加铜矿入选品位继续下降、矿山设备老化、资本开支下降等潜在问题,令本就不充裕的铜矿供应进一步收紧,而印度Vedanta40万吨的铜冶炼厂复产受最高法院阻挠,打破了市场前期对其复产的期待,料将将令精铜产量减少14.5万吨。截至目前,铜精矿现货TC报70—75美元/吨,较前期下探明显,料将未来铜精矿偏紧格局将延续。
  2019年以来精废差价逐渐走高,截至3月19日,精炼铜与不含税废铜差价为6100元/吨,较之前出现了一定的扩张。主要是由于今年的宏观政策预测期望叠加供给端偏紧利于多头,铜价上涨幅度明显,而废铜行情传导性弱,导致差价拉大。据SMM统计经济数据,1月我国共进口废铜18.07万实物吨,同比减少8%,但含铜品位的上升使得金属吨同比大增39%,目前中国废铜供应较为充足,废铜制杆厂相继复工,开工率回升,废铜的替代作用,对精铜去库存有一定的影响。
  基本分析面多空交织
  下游需求暂未有亮眼表现,汽车产销经济数据大幅下降,房地产经济数据增速回落。经济数据显示,2月铜板带箔企业开工率、铜杆线企业开工率季节性下降,大型电缆产订单与往年基本一致,短时间未出现明显好转。部分大型铜加工企业成品库存压力较大,再结合其他金属的消费情况,不符合此前的看好预测期望。
  库存方面,周度经济数据LME铜库存为18.64万吨,较前周增加6.97万吨,COMEX铜库存为4.96万吨,较前周减少0.38万吨,上期所铜库存为26.46万吨,较前周增加2.84万吨;上海保税区铜库存环比上周五持续增加1.15万吨至58.3万吨,全球四地库存合计约108.36万吨,较上周增加12.14万吨,较去年同期减少23.82万吨,较去年年底增加26.54万吨。目前来看,中国处于季节性累库,海外市场贸易商集中交仓,但是绝对库存水平已经处于近几年的偏低位置,这将为铜价提供支撑。
  综上所说,基本分析面多空交织,一方面,铜矿供应偏紧格局已达成共识,低库存为铜价下方提供支撑。另一方面,目前下游消费未见起色,市场观望情绪较为浓厚。若前景库存出现拐点,叠加现货需求良好,沪铜期货走势将企稳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