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储备是人民币国际化“压舱石”

从世界货币史来看,在全球主要的国际货币形成过程中,黄金储备都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英镑是第一个称霸世界的货币,而英镑的基础就是金本位制。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元走向全球霸主地位,它依靠的也是美国政府手中占全球70%的黄金。战后初期,英国和美国都提出了各自的战后货币体系方案。而美国以其强有力的黄金储备以及政治经济及各方面的优势,最终赢得了谈判,建立了所谓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这个体系跟金本位制不同,是金汇兑本位制。但美国拥有足够多的黄金,它敢于向全世界承诺: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这个体系运行了二十多年。


上世纪6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初,随着美国财政赤字和国际收支逆差的不断扩大以及美元贬值,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最终走向崩溃。其中,关键一点是美国政府取消了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的承诺,因为如果不这样做,美国的黄金储备可能会在较短时间内以35美元兑1盎司黄金的价格被清空。在这之后,尽管美元依然是全球主要的国际货币,但美国的黄金储备却逐步减少,从最高时的2万多吨降至目前的8133吨。不过,如果按美元计,当初的2万多吨的市场价值和现在的8133吨的市场价值已不能同日而语。可见,黄金储备是支撑美元价值和国际地位的重要因素。


欧洲货币体系是在70年代逐步建立起来的。1973年欧洲货币合作基金成立,它集中了各成员国20%的黄金储备和外汇储备,作为发行欧洲货币单位的准备。之后,欧盟成立了欧洲中央银行,又要求各成员国交出15%的黄金作为欧洲货币体系的准备。直到现在,这些多边金融机构依然把黄金作为重要的货币基础。总之,在英镑、美元以及后来的欧元形成以及持续的过程中,黄金一直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信用支撑和保障作用。


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解体后,黄金逐步走向非货币化。但为什么黄金还能在主要的国际货币形成和存续过程中发挥如此重要的作用,或者说十分关键的作用?这要从货币的职能说起。货币有三大职能:交换媒介、价值标准和价值储藏。在金本位制条件下,黄金基本上具备上述三项职能,尤其是具备交换媒介的功能,因为金币在市场上是可以流通的。但到了金本位制后期,由于劣币驱除良币,最终金币就退出了流通市场。所以它作为交换媒介的功能事实上在金本位制的后期就已经没有了。


在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条件下,黄金的价值标准也是存在的,黄金与美元这个主要货币之间有明确的比价,即35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但后来这个联系被切断之后,黄金就随行就市,它本身就像大多数商品一样,受供求关系、市场预期等因素影响,价格不断的波动,所以很难说它能够发挥价值标准的职能。


货币的三大职能中,最主要的就是交换媒介和价值标准。但现在这两条黄金基本上都不存在了,所以大家公认它没有了货币职能。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有句名言:货币天然不是金银,但金银天然就是货币。为什么呢?因为黄金具有贵金属特质,这种特质作为货币职能多多少少还会继续存在。黄金开采的成本较高,价值较高,品质比较稳定,而且非常均匀,容易分割。这些特性使它作为贵金属具有很好的储藏价值,又具有不错的流动性。当然,不止黄金有储藏价值,土地、房产、股票、债券、艺术品等等都有储藏价值,但这些东西的储藏价值跟黄金的储藏价值不可同日而语。因为黄金具有很重要的特性,长期以来,黄金在工业、装饰中大量地采用,已被公认为财富的象征。众所周知,一块手表是否涂上黄金,其价值是不一样的,因为黄金是一种特殊的商品。正是由于黄金有了这些特质,或者说它最终还有一定作为货币的功能,即储藏功能,同时它还有不错的流动性。刚才提到的很多资产也有流动性,股票、债券的流动性比较好,但房产和土地的流动性则受到了制约。虽然黄金在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价格,但基本上是全球统一的。正是这种普遍的可接受性,使得黄金在国际货币的形成发展过程以及存续过程中还会发挥非常重要的价值基础作用。


黄金储备对于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拥有适度的黄金储备有助于人民币国际化的稳步推进。拥有适度黄金储备使得人民币有了比较好的价值基础。正如我们所提到的,很多类型的资产都有储藏价值,但黄金显然不同于其他资产,它有鲜明的特点,即作为财富的全世界普遍可接受性。所以,保持适度的黄金储备将为人民币不断走向国际化提供了很好的价值基础,有助于增强全球市场对人民币的信心。


保持适度的黄金储备有助于改善央行的资产负债结构。我国央行的资产负债结构的多元化程度跟欧美等国相比差距较大,黄金所占的比重很低。未来黄金储备的比重适度提高将有助于进一步优化央行的资产负债结构,进而对央行的信誉具有很好的提升作用,这无疑对人民币国际信用的提高是有好处的。


黄金是一种重要的国家避险工具。作为经济体,国家也需要规避全球性的风险,尤其是金融风险。而黄金由于其价值较为稳定,尤其是在全球经济金融动荡时期往往具有很好的保值和增值功能,很自然地成为规避全球性风险的重要手段。我国拥有适度的黄金储备,也表明我国货币当局具有较好的避险能力,从而可以提升全球人民币持有者的安全感。


最近一系列的迹象表明市场上对黄金的需求在上升。笔者认为这跟当前的全球经济金融环境有很大关系,即全球避险情绪在上升,风险偏好在下降。最近市场对于再度爆发全球经济危机的担忧有所上升。回顾战后世界经济史可以发现,全球性、大规模的金融或经济危机基本上每十年左右爆发一次,最近一次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照此推算,2017-2019年前后是爆发危机的敏感期,所以有些人对于未来的世界经济形势忧心忡忡。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欧、日等国央行推行了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先后实施了零利率甚至负利率政策。当然这个负利率不是理论上的负利率,它是中央银行的基准利率为负,这对全球经济的长远影响不可低估。如此宽松的货币政策持续时间如此之长,将来会不可避免地带来通货膨胀,所以这也是各国货币当局比较担心的问题。


回顾黄金价格的历史走势可以发现,上世纪70年代至今的四十多年,黄金价格共出现过两次大幅上涨。第一次是70年代,黄金价格与美元的稳定关系被切断之后,从35美元1盎司涨了十几倍到近600美元1盎司。之后二十年左右大体在一个箱体内徘徊,没有太大的变化。2000年以来,黄金经历了第二波大幅上涨,从2000年底的不足300美元1盎司,涨到最高将近1900美元1盎司,尤其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短时间内足足涨了1000美元。这说明当世界经济发生重大危机的时候,避险情绪会急剧上升,而这个时候长期以来积累的需求就会迸发出来,黄金价格四十多年整体运行态势呈现的就是这个特点。所以说黄金是一个很不错的避险工具。


人民币逐步走向国际化,国际市场的可接受性会逐步提高,但与此同时,汇率的波动幅度一定会加大。最近的人民币汇率波动,从长远来看不算什么,这还是波动加大的初始阶段,未来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肯定会进一步加大。现在每天上下的波动是2%,将来条件成熟了会逐步扩大到3%甚至更大。到那时,汇率肯定会出现某些阶段性的剧烈波动。央行具有稳定汇率的职责,作为主要的国际货币和主要的经济体货币,汇率的剧烈波动会影响到全球经济。比如说人民币出现大幅度贬值,我们的贸易对象、市场投资者等各方面都可能感到不可接受,所以这个时候需要干预。此时IMF等全球机构也会乐意看到干预,因为维持汇率稳定是全球经济所需要的,也是一个大国货币当局应有的责任。维持人民币汇率在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也是我国央行在人民币加入SDR时对IMF做出的承诺。


未来市场出现巨大风险或剧烈波动的时候,干预汇率是有必要的,而此时黄金也可以发挥很好的作用。811汇改后至今年初,人民币汇率曾出现过两次剧烈的波动,央行均利用外汇储备进行了干预。笔者认为,将来黄金也是一个市场干预的可供选择手段。中国的黄金交易规模如此之大,对全球市场的影响一定会不断扩展,将来上海金的人民币定价一定会对全球的黄金价格带来重要影响。因此,我国有必要保持适度的黄金储备。将来我国必要时干预人民币汇率不仅可以继续运用外汇储备,还可以运用黄金储备。所以,在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过程中,黄金储备的支撑作用和保障功能会持续不断地显现出来。


那么,适度的黄金储备究竟是多少为好呢?这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目前来看,尽管最近增幅较大,但我国的黄金储备还是太少。2016年我国的黄金储备比2015年增长了74%,目前达到1800多吨。但按绝对量来看,我国现在的黄金储备排名第五,在美国、德国、意大利和法国之后。美国现在是8000多吨,我国的黄金储备大约是美国的1/5多一点。目前中国的经济规模是美国的60%多,考虑到我国经济增长速度较快,我国的黄金储备至少应该逐步增长到5000吨以上。未来三到五年,我国的黄金储备在现有的基础上再翻一倍是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