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涨前夕精准潜伏 登顶私募冠军!起底天山老妖

摘要 【暴涨前夕精准潜伏 登顶私募冠军!起底天山老妖的“头号玩家”】两度遭遇停牌的大妖股天山生物舆论热度不减,先是实控人陷入配资疑云,而后暴涨前夕精准潜伏的神秘私募—泽盈投资又一次被媒体放到了聚光灯下!

  两度遭遇停牌的大妖股天山生物舆论热度不减,先是实控人陷入配资疑云,而后暴涨前夕精准潜伏的神秘私募—泽盈投资又一次被媒体放到了聚光灯下!

  自8月19日以来,天山生物在12个交易日中,共计11次涨停,前三天涨停板10%,随后8天涨停板20%,股价暴涨近500%。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这极有可能是有幕后操作者利用创业板的新政趁机炒作,背后操作者就是瞄准这些“仙股”恶意炒作,吸引散户进入,再伺机套现离场,这其实就是多年以前宁波敢死队的套路。

  天山生物先是被爆出天山牧业的母公司,上海智本正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官网显示为一家场外配资公司。

  但天山生物方面对此解释是“上海智本正业的网站今年3月份到期,随后未做续费,网站域名5月份被一家无联系方式的用户占用,对方不知用何种方式获取了上海智本正业的营业执照扫描件,并将其放在该网站上,上海智本正业已经在网安报案,备案注销也在办理”。

  01

  精准潜伏另有其人,或爆赚1亿

  配资“罗生门”还未厘清,中报前十大股东中的私募机构泽盈投资又一次登上了舆论的焦点。

  2020年中报显示,北京泽盈投资公司旗下2只—泽盈顺势8号和泽盈顺势3号在暴涨前夕一个多月恰好新进重仓279万股和127万股,恰好成为第4和第10大股东。

  今年二季度天山生物的成交均4.86元计算,北京泽盈投资持股约400万股的成本为2000万元左右,按照停牌前最新股价34.66元计算,如果持股不变的话,浮盈超过1亿元。

  而这还是不考虑泽盈有其他产品可能并未进入前十大股东而做出的保守估计。

  此前泽盈投资曾经因十多只产品集中买入中潜股份,违规举牌而曾一度收到舆论的高度关注。

  2019年11月4日,中潜股份曾公告,2019年5月9日至2019年10月30日,北京泽盈通过旗下16只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增持974.4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71%。北京泽盈买入均价29.88元/股,合计耗资约2.9亿元。

  北京泽盈投资的这一举牌出现违规,达到5.71%才披露,解释为“员工疏忽”。

  即使从2019年5月9日开始举牌计算,当时中潜股份收盘价9.66元,到今年4月最高价182.78元,中潜股份股价暴涨近18倍。

  02

  泽盈投资什么来头?

  有不少投资者直言,“中潜有泽盈,天山又有泽盈,真是太巧合了!”那么与徐翔泽熙投资仅一字之差的泽盈投资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而目前获得公开信息资料看,北京泽盈投资显得比较神秘和低调。

  中国基金业协会和启信宝数据显示,该公司为股权结构较为简单,两位自然人股东,任成忠持有91%的股权,李静蕊持有9%,李静蕊同时为公司法人,公司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成立于2015年4月,总计发行过21只私募基金产品,19只在运作中,2只已经提前清盘。

  而任成忠、李静蕊并非北京泽盈的初始股东。北京泽盈成立之初,个人黄宝安持股80%,凌敏持股20%,黄宝安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凌敏任监事。2018年10月,北京泽盈股东结构发生变更,黄宝安、凌敏退出,任成忠、李静蕊进驻。

  03

  今年曾斩获私募榜单冠军

  而泽盈投资的19只基金产品多数并未公布净值数据,曾被定期公布业绩的顺势1号、泽盈顺势15号和硕果壹号等三只基金的净值数据也“仅向指定投资者展示”。

  但仅从曾披露过的业绩就可以一窥泽盈的赚钱能力!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比如硕果壹号截至2020年4月17日披露数据显示,硕果壹号的净值为4.382,同期泽盈顺势10号的净值为4.898,顺势1号基金截至3月13日披露的净值数据更是高达10.33。也就是说成立以来三只产品最高取得了10倍的收益。

  凭借高额的收益,在今年4月下旬私募排排网公布的中国私募百强榜单上,泽盈投资获得了截至今年一季度的收益冠军。

  数据来源:私募排排网,数据截至今年3月底

  而丰厚的收益,也令泽盈投资成为了某些热衷打板战法人士眼中的风向标。

  04

  天山生物祸不单行

  而复盘泽盈投资中潜股份的路径来看,该私募偏好集中多只产品的资金一起上,这种打法很容易导致产品净值产生大起大落,目前天山生物复牌后的走势不得而知,但已经有投资者在讨论到底会有几个跌停。

  祸不单行,天山生物9月10日晚间公告,公司收到浙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下称“浙商银行”)转来的《民事起诉状》、《受理案件通知书》。

  据披露的事实情况,2019年11月13日,浙商银行与天山生物签订《最高额保证合同》一份,约定天山生物自愿为大象广告有限责任公司依主合同与浙商银行形成的债务提供担保。浙商银行向大象广告借款393万元、5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20年5月29人至2020年8月28日止。

  但贷款发放后,大象广告仅付息至2020年7月20日,此后未付,7月21日电脑自动扣本金0.01元。现贷款已逾期,借款人现已违约。

  根据诉讼请求,浙商银行除了请求判令大象广告立即偿还原告借款本金5393万元,支付至2020年8月28日止的利息35.58万元;同时判令天山生物在6496.6万元范围内对大象广告应履行的确定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天山生物表示,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仅为1734.8万元,若诉讼结果不利于公司,极有可能对现金流产生压力。另外,若法院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公司存在银行账户被冻结或查封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