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宕起伏的一周!美股5天近百亿美元流入债市


受特朗普“泄密门”事件的影响,美股上周上演了自2017年以来最富戏剧色彩的一幕。标普500指数于上周一(5月15日)刷新了4202.32点的历史收盘纪录,纳指也于周二(5月16日)触及6169.87点的收盘新高,道指离3月1日的历史新高也仅一步之遥。但在周三,三大股指暴跌,其中道指遭遇了至少8个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然而,三大指数在周四、周五两个交易日出现了两连阳,基本又回到暴跌前的位置。
  
  那么,上周美股的调整究竟是短期,还是中期的?除了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外,是否还有其他机构在加码美股空单?美股资金的近期流向又是如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以上问题进行了一一梳理。
  
  资金连续3周净流出美股
  
  美国《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消息指出,美银美林银行(BAML)上周五(5月19日)收盘数据显示,因特朗普“泄密门”事件持续发酵,美股在上周一至周三的3个交易日总共净流出89亿美元资金,这也是美股连续第3周出现资金的净流出。然而,欧洲股市上周资金净流入11亿美元,不仅创下39周内最大的单周流入量,同时也是欧洲股市连续第9周出现资金的净流入。
  
  “华盛顿的政治局面导致美国的资本外逃。”BAML总结道。
  
  BAML的分析还指出,美国各大科技股成了上周最大的赢家,周一至周三净流入10亿美元,也是连续第11个星期出现资金净流入。新兴市场方面,上周净流入39亿美元,连续第9个星期出现净流入,发展中市场债券净流入16亿美元,连续第16周出现净流入。
  
  在资金流出美股的同时,BAML表示,债券基金在上周一至周三吸引了97亿美元资金的流入,其中约三分之二(66亿美元)进入投资级基金。
  
  今夏美国科技股恐回调
  
  上周,路透社报道称,特朗普团队在去年总统竞选过程中,至少与18名俄罗斯方面的联系人有过秘密接触。CBS(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认为,由于特朗普目前还未正式对他目前深陷的“泄密门”事件做出过正面回应,该事件对华尔街的威胁也将逐渐加深,其中,各大银行股表现得尤为脆弱。
  
  在特朗普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后,美国期货市场出现短暂下跌。但自特朗普正式当选总统以来,美股三大指数均呈现上行趋势,其中道指还在3月1日盘中创下了21169.11的历史新高。以科技股著称的纳斯达克指数更是在特朗普“泄密门”事件前一天(5月16日)盘中创下6170.16的历史新高。这两大指数从特朗普获胜到周五(5月19日)收盘分别累计上涨13.94%和17.76%。
  
  然而,根据最新的经济和企业数据,这种乐观情绪出现得并不合理。基于经济活动的“硬”经济数据在过去的几个月来一直处于疲软状态,但现在甚至基于调查的“软”经济数据也开始出现下滑。此外,债券市场也发出了警告——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3月中旬的高点2.62%跌至4月中旬的低点2.18%。
  
  在周期性市盈率调整的情况下,美股上两次表现比当前好的时候,出现在1929年和2000年股市泡沫顶峰期,因为看涨的投资者关注的问题越来越少(主要是银行和大型科技股),从而推动主要股指走高。
  
  CBS认为,华尔街的疲软和特朗普的“政治迷案”似乎才刚刚开始。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呈上行趋势的个股占比已经从3月份的80%,下滑到了如今的69%;按照上述趋势,现阶段股价应该会回到去年12月的水平,这也意味着道指将跌破20000点大关,跌幅将超过4%。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5月初,对冲基金Plurimi的基金经理帕特里克·阿姆斯特朗(Patrick Armstrong)在接受CNBC采访时便表示,美国科技股将在未来几个月时间内进入一个15%的调整期,他还表示,将卖出苹果(NASDAQ:AAPL)、字母表(NASDAQ: GOOGL,谷歌母公司)以及微软(NASDQ:MSFT),原因是这些公司的股价已经到了一个“合理的位置”,很难再继续上涨。也就是说,阿姆斯特朗预计纳指也将出现下跌。
  
  “我很难过,但我还是要卖掉我所持有的大型科技公司股票。多年来,我一直在谈论苹果、字母表和微软的股价如何便宜,现在这些公司的股价已经远远超过市场的平均值。在我看来,它们的价格已经很难再上涨了。”阿姆斯特朗说,“今年夏天,美国科技股可能会回调10%至15%,因为目前股市的市盈率太高了。”
  
  索罗斯等大佬搅局美股
  
  美股的下跌,除了技术指标偏空外,也有做空者的因素。
  
  据CNBC消息,近期机构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显示,在今年一季度,索罗斯在其投资组合中扩大了看跌美股期权的比例。
  
  CNBC援引标普全球市场智库的分析,索罗斯做了两笔较大的空单——通过标普500指数做空大盘股、通过罗素2000指数做空小盘股,仓位对应的标的名义价值合计高达7.643亿美元。
  
  在今年一季度末,索罗斯持有330万股iShares罗素2000指数ETF,较上个季度相比增加了36%,账面价值达到了4.596亿美元。同时,他还将标普500指数的标准普尔存托凭证(SPDR)持有量提高至130万份,较去年四季度增长162%,账面价值也因此达到了3.047亿美元。
  
  根据SEC的13F文件,索罗斯购买的期权是一个“看涨期权+看跌期权”的混合包,因而其沽空仓位是否出现浮亏尚无法确定。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索罗斯从2016年便开始做空美股,但效果却并不理想。去年11月8日特朗普竞选正式胜出后,美股便一路上涨,出现了一轮“特朗普行情”。
  
  美股市场不乏做空者,除了索罗斯外,Doubleline基金创始人、拥有“新债王”之称的杰弗里·甘德拉奇(Jeffrey Gundlach)也在积极做空美股。甘德拉奇在周三(5月17日)的会议上,重申了他在Sohn投资年会上的观点——做多新兴市场,做空美股。
  
  受上述特朗普“泄密门”事件影响,上周三美股三大股指均出现暴跌,但国际现货黄金涨超20美元,创下去年6月英国公投后最大单日涨幅;美元指数扩大跌幅至97.38点,创下半年来新低——市场的种种表现,都与甘德拉奇之前向市场发出的警告相吻合。
  
  5月9日,甘德拉奇在Sohn投资年会上向投资者介绍自己的投资方案:做空追踪标普500指数的ETF产品,尤其是SPDR标普500 ETF(SPY);同时做多追踪新兴市场的ETF产品,尤其是iShares MSCI新兴市场ETF(EEM)。现在,这两个决策都没有让他失望。从5月9日至5月19日,EEM由40.96上涨至41.5,而SPY则从239.44跌落至238.31。
  
  其实,早在4月初甘德拉奇就警告市场,标普500的市销率已经创下互联网泡沫以来的最高水平,未来标普涨幅恐怕不会超过5%,建议投资者持有非美股票。